1. 首页
  2. ag环亚线上网址|官网

哈佛校长北大演讲

北大的党委书记转任校长,从一把手到二把手,你怎么看?
高校实行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不是党委书记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从学校的性质来看,校长应该是一把手,抓的是教育主业。原

北大的党委书记转任校长,从一把手到二把手,你怎么看?

高校实行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不是党委书记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从学校的性质来看,校长应该是一把手,抓的是教育主业。原党委书记接任校长,个人认为应该属于重用。当然了,校长与书记都是领导班子的正职,是可以互相交换的,不能单纯地分出谁是一把手谁是二把手,上级组织可以根据双方的特点进行互换安排。这样的例子,在国企经常有,厂长与书记经常互换。

在地方党政序列里,比如,市委书记绝对是一把手,市长是二把手。市委书记是市委班子的班长。但在其他领域,也要实事求是地根据工作需要来排序。比如,北大这次调整,在校领导班子排名上,北大是书记排名第一,校长排名第二。按照交叉任职的原则,校长一般兼任副书记,不知道书记兼不兼副校长,但校长是行政负责人,即使校长是一把手,也要在党委领导下负责。重大事项要经过党委会研究决定。

在党政机关部门,部门长是一把手,部门党委党组党总支书记,是二把手。比如,人事局,局长是一把手,局党委书记是二把手。这就是部门长负责制,因为他们抓的是部门的业务工作。在国企,也叫厂长负责制,但谁是一把手,有时候还要看排名和资历,厂长与书记都交叉任职,厂长兼任副书记,书记兼任副厂长。有的国企是厂长排第一位,有的国企是书记排第一位。

股份制的国企改革了,一般实行董事长兼党委书记,总经理是经营层,要服从董事长兼党委书记的领导。没有董事会的国企,在重大决策上,要把党委会作为总经理办公会的前置程序,切实保障党委起到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实的核心作用。

但不管怎么排名,党委的作用是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实。学校的重大决策事项,尤其是三重一大事项中大事,尽管有的是应由校长办公会决策的,但党委会要作为前置程序,审议的是重大事项是否符合正确方向、符合大政方针,是否经过风险评估,是否经过稳定评估等。大的方向和原则确定后,具体事项,可以由校长办公室决策。所以,不管怎么,重大决策都是集体研究、民主决策,而不是哪个人说了算。

对比扎克伯格的哈佛演讲,九江学院的“女德”演讲差在哪?

最低级的东西,我们觉得最真实,这是时代的迷信——鲁日蒙《爱情和西方》。

首先,“女德班”为何以女性对教育对象,这就是最先要质问的。这个本身就是今天社会意识的一个症候。不仅是男女两性之间的关系,也是家庭之内男权话语重新占据主导的体现,与主流话语中的规训都是密切相关的。比起新文化运动时期,在很多方面都可以形成对照。

其次,所谓传统文化复归,根本上是与资本市场相得益彰的,挪用菜根谭、弟子规、孝道、“儒商”、“三国演义与公司治理”等话语而已。所以在这个社会真正起作用或行之有效的都是些什么货色就可想而知了。

再者,返祖是一种“往复”,总要说着一套借来的语言。但这种“假把式”又为何会游荡在今天所谓人工智能的时代?因儒学本就是两套系统,弟子规二十四孝女德之类与四书集注朱子语类,前者是道德,后者是解释道德之元道德,起调和之用。

因此百年前的新文化人要“演”双簧戏。儒学的两套系统中,后者不堪一击,前者才根深蒂固。今天的经济模式所欲摧毁的这种落后道德观念实际上潜伏于各个层面。所以在传统活成现代人是不容易的事,因为现代人要再造自己的语言,不可能找无源之水。因此,鲁迅等人要提倡“硬译”,其“硬”就是要理直气壮地“借”远水和源水,就是要借助其他文明与文化来更新固有传统。

在这个社会,传统文化中的“假把式”有市场,只是因为市场需要这种“假把式”。“女德班”这些施教者,不过是与这个时代打太极而已。

“耶鲁校长毕业演讲:越社交越孤独”,你是否感同身受?

感谢邀请。

社交越多,越感到孤独,大部分赞同。

这个话题应该因人而异,有些人喜欢交往,宅在家里就会发疯。有些人喜欢独处,过分热闹反而无所适从。我应该是介于两者之间的,大概很多人如果一样,常常游走于热闹和安静之间。

现在的社交方式越来越多,手机成为我们社交的联络中心。举个例子,微信应该是每个人所必不可少的应用软件,几乎每个人每天要看很多次微信,刷很多次朋友圈。前几天看到一个新闻,标题很醒目——你是否被朋友圈绑架?让我联想到很多。比如说,班级的微信群, QQ群经常充斥着着很多信息,我曾经有跟家长们讲过,可以在微信群里互相交流,增添自己教育孩子的知识和经验。但是对于很多不长看手机的家长,帮我打开手机之后,发现微信或QQ群里面已经积攒了上百条信息,一时间不知从何说起,只能爬楼梯。有时候工作太忙,就根本会漏掉很多信息。因此,我以后也应该调整自己发布信息的方式,尽量让每个家长都能够收到他专属的信息,比如说手机短信。

近一个月,我关闭了朋友圈。之前偶然突然发现,微信有一个功能是关闭朋友圈,让朋友圈的见面不再显示在主页面中,我尝试了一下,掏出手机之后没有发现朋友圈那里有更新,就不会再去刷,这样每天节省很多时间。因为朋友圈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广告,或者转发别人的广告,无效信息很多,不知不觉地浪费了很多时间,而且点赞的功能渐渐的变成另一种形式的绑架,朋友发一个很好玩的事儿,你要不去点赞一下,显得对其不感兴趣,反而影响本来关系。但其实我不是,我真的只是懒。

所以看到这个话题,我突然想到了反过来说更好——不孤独的人很少刷朋友圈。

北大迎来十年内第五位校长,为何北京大学校长的任期越来越短?

现在大学校长已经是一个完完全全的行政头衔了,有没有水平不重要,搞得好搞不好大学没所谓重用的是忠诚。大家千万不要用蔡元培先生与现在享受副部长待遇的北大校长相比较了,因为不是一个北大没有可比性的。

雷军哈佛演讲,讲到企业偷工减料的致命性, 这是针对华为吗?

【柳园~桃花岛】主题答邀

就雷军哈弗演讲的高毛利率、口碑和效率说下个人观点吧。

利是有价时代的困惑,任何时候都是!它也是左右口碑的根本,不同“层”的人对利会有不同的解读,无论是狭隘的还是宽泛的都一样。

合适的利将主导企业乃至人际的走向,我倡导合适的利,在产品上要快速制宜,形成“务实”的风格,针对人群做早期定位,根据进度及自然演变及时调整,最终必须是普众心态的和品牌“度”结合的;

口碑是命脉,无论是产品本身还是营销策划,最终获得实诚口碑的,无不是务实求进,能坦然面对质疑,真情真性解决问题,真诚坦诚告白受众的。那些靠华丽手法而内心冷漠的,必然会在岁月中水落石出!

这里我是推崇公关策划作用的,但强调一切表面技巧的背后要有真诚真实的心;

效率是企业的命门,如何把握创新与守恒不是靠嘴说说的,这点真的是要在实践中不断总结和萃取的。

这在像小米和类似的大型企业,不管是国有的还是其它的,都有一样的通病,那就是人的问题。我是在一家比小米大的多的企业呆过,也为几个中小型的私企做过管理,更在一家上市国企呆了很多年,对此也算是有些感触吧。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众多具备高等学历的才子,很多的在实践中并不能将知识活学善用,然后对待工作的心态也是被动的,唉,这也是这个涩会的普遍现象吧,原来的国企在与时俱进的“市场化”同时,大量的吸收了外资企业的“糟粕”,这也是造成人心迷失,无可奈何的涩会悲哀!

所以效率在当今真的只是一句口号!无论是雷先生亦或是马先生,他们都没能真正的解决弊病!这点从他们企业产品的一些“特性”可以看出。

至于针对华为,因不了解相关事宜(不是日常关心),不能妄言,但有些事是能各作思考的,就像毛利率在企业的认识一样,“利”决定了方向,而利无不由心,主导人之心,主动之心和被迫之心。

最后谢谢头条的邀请,祝大家生活愉快!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